2021年5月13日
Breaking News

良吏曹摅

曹摅约囚

二十四史之一的《晋书》中,有一部《良吏传》,书中说“今采其政绩可称者,以为《良吏传》”。这部《良吏传》共记载了晋朝十一位良吏的事迹,曹摅就是其中之一。

曹摅,字颜远,谯国谯县(今亳州)人,曹魏大司马曹休曾孙,卫将军曹肇之孙,西晋官员、诗人、文学家,官至襄城太守、征南司马。他自幼孝顺父母,爱学习,擅长写诗作文,名声远播。他为官善治,爱民如子,曾被百姓称为“圣君”。

一 明察秋毫

曹摅为官明察善断,《晋书》中说:“若伯武之洁己克勤,颜远之申冤缓狱,邓攸赢粮以述职,吴隐酌水以厉精,晋代良能,此焉为最。”

太尉王衍第一次见到年少的曹摅之后,很是器重,直接任命他为临淄县令。曹摅上任临淄县令之前,临淄县里有一个寡妇,丧夫之后独自奉养年迈的婆婆,无微不至。面对孝顺的儿媳,婆婆既欣慰又心疼,多次劝说儿媳不要再管自己这个老婆子,趁着年轻赶紧改嫁。但这位寡妇坚持赡养婆婆,不愿改嫁。婆婆不忍心继续拖累儿媳,竟然乘儿媳不备,悄悄自杀了。

亲戚和街坊邻居不明真相,一口咬定是寡妇谋害了婆婆,将她告上县衙。寡妇到案后连呼冤枉,拒不认罪,衙门官员也不问青红皂白就严刑拷问。寡妇承受不住大刑,屈打成招,被判问斩。寡妇正要被处决时,恰逢曹摅到任。曹摅一看供词发现里面必有冤情,于是立即重审,并且严密调查案情,最终使得真相水落石出,为寡妇洗清了不白之冤。

除《晋书》外,宋代法学家郑克所著《折狱龟鉴·卷一·释冤上》有“曹摅明察”条,记载曹摅救临淄寡妇一事,称“临淄寡妇若不遇曹摅,则与东海、上虞无以异矣。惟鉴彼负冤之可戒,乃显此释冤之足尚”。宋代法医学家桂万荣所著《棠阴比事》也记载有“曹摅明妇”条。

后来曹摅进入朝廷担任尚书郎,兼任都城洛阳令,他广施仁爱,明断讼事,深受当地百姓爱戴。在一个雨雪交加的深夜,皇宫门口栏架不翼而飞,官员多方调查,都未查出下落。曹摅得知后立即下令将宫门卫士关押,众官都说不妥。曹摅说:“宫门守卫森严,决不会有外人敢偷盗,必定是宫门卫士监守自盗,把栏架烧掉取暖罢了。”果然,稍加讯问,宫门卫士就承认了罪行。

二 为官仁慈

曹摅到临淄县时,县衙的监狱里关押着很多被判了死刑的犯人,等着次年秋后问斩。临近年关,曹摅到监狱巡查,看到这些死刑犯心生怜悯,于是就问他们:“你们犯罪以至于被关押在这种地方,感受怎么样?过年本来是全家团聚的日子,你们难道不想暂时回家看看吗?”囚犯们都哭着说:“倘若能够回家看看,就是死了,我们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”

曹摅就把囚犯全部放了出去,并且与他们约定回到监狱的日期。县衙的下属们对曹摅的行为很不理解,都说这些犯人一旦放了,肯定不会再回来。曹摅说:“这些人虽然都是罪犯,可是用恩义待他们,不至于忘恩负义的,如果出了事,这个责任由我独自承担。”果然,到了限定的日期,这些犯人全部返回监狱,没有一个人潜逃。全县百姓感叹佩服,纷纷传颂曹摅是“圣君”。后人有诗文赞美:“曹摅岁夕,纵囚归家,克日皆返,诚感靡涯。”成语“曹摅约囚”说的就是这个故事。

三 明鉴知机

齐王司马冏辅政时,曹摅担任记室督。司马冏权倾朝野,骄奢淫逸,大失人心,他曾经问曹摅:“天子被叛臣威逼时,没有人能挺身拯救。我率领四方义兵最终兴复晋室,如今入朝匡扶朝廷,挽救危局,竟然有人劝告我交出权柄、返回封地。这事你怎么看?”

曹摅说:“大王您扫平叛贼,匡复帝室,功劳前无古人。但世道没有只兴隆而不衰落的,万物没有只茂盛而不衰败的,这不仅是人世规律,也是天之常理。既然大王您问我,我岂敢不真心发自内心说话。希望大王身居高位时考虑到危险,在鼎盛时考虑到衰落,精心选用百官,心存公道排除私欲,举贤任能,人尽其才,准备好车马,向皇上深深地作个揖,回到自己的封地,那样就会让朝廷与百姓同喜同庆,我曹摅也会感到十分幸运。”这其实是在劝谏司马冏功高震主,盛极必衰,应该功成身退以免祸患。可惜司马冏并没有接受曹摅的意见,后来专权被诛,身首异处。

四 战死沙场

此后曹摅先后担任中书侍郎、骠骑司马,后因受长沙王司马乂连累遭贬官。永兴三年时,被朝廷起用为襄城太守。当时襄城因屡经战乱,民生凋敝,曹摅到任后立即进行整顿治理,社会秩序一个月便得到恢复。

高密王司马略镇守襄阳,任用曹摅为征南司马,与参军崔旷一同领兵讨伐王逌叛乱。崔旷本来是奸凶之人,不可信赖,与这样的人共事,自然凶险。崔旷让曹摅作为前锋先去迎敌,自己作为后援,将按时赶到。但是曹摅孤军与王逌苦战之际,崔旷援军却迟迟不到,最终兵败被杀。曹摅战死后,他曾经的部下和百姓纷纷来奔丧送葬,一路号啕大哭,仿佛是为自己的亲生父母送葬一样。

五 诗文传世

曹摅诗文俱佳,有多首诗作传世,著有《征南司马曹摅集》三卷。《隋书·经籍志》载有“征南司马曹摅集三卷,录一卷”的纪录;《旧唐书·经籍志》及《新唐书·艺文志》均载有“曹摅集二卷”的纪录。可惜曹摅的作品大多佚失,目前存世仅十余首,散存于《文选》《艺文类聚》等书中。

曹摅诗作,以清靡著称,在晋朝独树一帜。刘勰《文心雕龙·才略》:“成公子安选赋而时美,夏侯孝若具体而皆微,曹摅清靡于长篇,季鹰辨切于短韵,各其善也。”清朝音韵学家沈谦则补充:“成公绥撰作辞赋,时有优美之佳构;夏侯湛具备各体,但无广大之特色;曹摅之长篇四言,词句清新而流靡;张翰之短篇韵文,明辨而切当。以上四家,均各具优点。”在古代,清靡是清新华丽的意思,陶渊明的诗也曾被评价为“风华清靡”。钟嵘《诗品》说:“季伦颜远,并有英篇”,胡维霖《墨池浪语诗评》说:“曹據英篇丽日。”可见曹摅在文学史上是一个不可忽略的人物。

Posted in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